快捷搜索:

绍兴十三年二月韩世忠封咸安郡王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betway必威亚洲官网文学

炎兴下帙一百十三。

起嘉兴十五年7月,尽十七年五月。

通化十七年4月韩世忠封咸安郡王。

四月金人遣使人洪皓还(旧校云:按宋史忠宣还自金见於内殿在嘉兴十二年六月此作十八年十6月差一年矣。疑误)。

三秋郑朴何彦良使於金国。

温州十三年底月金人遣使来。

闽南副理事李隆基忠落节钺与宫祠。

李浚忠归朝闻基妻周氏在青龙府绣工遣多人往取之共许金1000两各人奏补承信郎先以金五百两畀之五个人果至白虎府用笼床去其裹隔盛周氏戴之於车以行遂达江南时显忠作浙东副部属那旅橐中得金一百两乃具以情实告於知台州府娄炤借金四百两遂偿金如约显忠。又陈乞合得好处承信郎多人各补以官四个人皆喜曰:教头更有一妹在燕山府愿取之显忠别许金五人者不愿许金。且曰:已得金千两矣。既而。又取其妹归是时杨存中亦遣人取其故妻止於平江用别宅居之以再取赵氏不容共居也。金人使来因奏今讲和乃有臣僚多以金。

银遣人来取其家人恐大金太岁闻之困难上乃责显忠落节钺与宫祠罢其管事人存中以显忠独被责而已无罪遂赂遣显忠不已。且称其才宜复用而显忠说闲居两年南北接绝之久诸大帅家属往往得至江南如游烁糕送韩世忠妻来。又张俊妻魏氏乃群贼自京西送来。

一月解潜责授团练副使南安军安放。

臣寮言解潜及辛永宗居於平江府钻探讲和事改潜南安军安放而永宗亦改差荆甘肃路马步军副理事邵州驻劄。

命州县根刷前後归朝人发还金国。

孟秋宋之才为大金贺正旦国使信赵环副之。

赵鼎移吉阳军安置。

秦会之令臣僚言赵鼎罪故移吉阳军安置。

朱胜非薨。

行状曰:靖康初金人犯顺京城戒严公尝使虏营往来计事辞气不少屈初公为邓氏婿後十许年而老伴之三妹妇张邦昌既为僚婿公察其人弗与交邦昌虽执政亦未尝造门也。邦昌憾焉每当迁辄沮格及金人犯阙邦昌唱和议出质虏营乃请公行朝廷从之俾公使军前和谐疾趋之道中即日上疏论和议不可恃刦质不足信请大为未来之防。又以邦昌所下檄榜有挟虏势以胁郡县之意皆上之行将出疆有旨召还解使事寻知Cordova盖邦昌奸谋已露至是清廷始悟公前疏之当也。未赴徙海州时朝廷提议置四道管事人都副八帅分制诸路为京师卫其诏有曰:吏得辟置兵得诛赏钱谷得以移用有惊则都帅率师入卫副帅居守择诸班簿取前两地从官之才者居之惟公以庶僚特被选除直龙图阁充东道副总管置司卢布尔雅那公抵应天日都管事人胡直孺准诏勤王竭本道甲兵财赋以自随所馀疲软不满二百供食用的谷物仅及旬日富室大族先已规避警报日急虏破都帅於襄邑径犯南京上下讻惧人将惊溃公奋不管一二身以死誓众踊跃首先登场令民负阙乘城徇曰:敢返顾者斩攻南城矢石交下公共利润励奋人殊死斗公躬擐甲胄与士兵同食饮夜宿城楼者数朋徒步巡督率夜18日匝虽雨雪涨雪泥淖未尝肩舆虏列寨城西南隅。若筑室返耕为长久计者攻围殆百方公随宜用之辄却虏多为疑兵公料敌精审逆知诡计屡摧其锋踰。

月日西南诸路兵稍集公曰:虏不足畏矣。乃大启城门纵兵民樵采所部多南兵怯敌公亲率教习授以方略用之每捷选铁汉夜入虏营焚刦使之自乱常设下伏兵兵於要害地伺其出掩击之坚壁半载馀仗义信威惠感到守故人无离心士有斗志以至闲谍用命虏动息必闻其初至也。如入不牧之地及是不敢肆前後斩获以千计亦屡弊猷首征程始稍通江淮漕运渐至分遣逻兵明远斥堠虏不能够抄掠军食赖以济京师再受围已数月公数募人閒携蜡收通奏每遣必涕泣开谕勉以捐躯徇国亲酌卮酒以饮脱所服绨袍以衣人皆感悦不复顾死渊圣皇上得公奏每加叹奖邕知诸大镇悉陷独睢阳遵从屏蔽东南聚勤王之师以图殄寇遂除待制都统一管理会京师城破诸道勤曼·雷疑不了前公遣人传报京师安讠毛虏骑动处以慰安人心肺檄率四方戮力以进属主上开大旅长府於相州军驻劄东平公曰:遣人诣军门凡虏人动静京师事宜或许以闻上亦倚南都为重虏立邦昌乃为书篇抵诸道帅守八日虏以骑送邦昌使人至公集官吏发书按验即械系之上具书少将府主上自郓而西公迎谒於济州首陈翊戴大策曰:今二圣北狩天下之心属在殿下宜以时正位号系天下望庶以销弭窥觎之萌应天实艺祖兴王地宗社神灵使虏不可能陷以为殿下受命之所请亟幸之以图大计。又奏疏论即位之妆宜慎始慎始之说无他仁义而已仁义者天下之大柄也。人主当持之而朝廷奉承之则人主尊朝廷当持之而四方顺从之则朝廷尊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当持之而夷狄钦服之则中夏族民共和国尊人主失其柄必有大臣狂妄之患朝廷失其柄必有尾大不掉之患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失其柄必有北狄交侵之患(删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现今十三字改作而以中御外尤不出此)国家与北虏结好一百二十馀年彼既乱弱称乃远交金期望为夹攻之计天祚匿於近塞遣使指踪令金人取之。且露章称贺是炎黄失其柄矣。金戎内侵每以渝盟失信为辞是皆燕人之语怨作者背契丹之约也。不思金戎通好的话何常违其意哉!愿睿明慎思基凡进退人材弛张法度礼乐诛讨庆赏刑威一话一言一嚬一笑必加详审合於仁义者置之则能够弭兵保民兴复伟大职业迎还两宫矣。疏奏上欢快纳用然公为侍从尝论。

睢阳特以基命地故列圣建别都而要非用武之国脱有缓急大驾一动则河之南淮之北皆盗区矣。今虏骑充斥两河云:扰雍洛不可卒至惟海口西邻明代南引江淮能够命令四方乞銮舆幸之决定南北以图中原而大臣或沮之其言不果行及为学子复论上饶非驻跸地既得政力论那上深信焉令户部约留岁计郊祀之费馀财皆运之郑城祀事後当移跸矣。时相黄潜善力沮之後果仓卒南渡至是上见公首及此。且曰:悔不用卿之言时方经画贺州上倚公以办即上疏陈五说谓贼当击书奏上皆实施之自再相首建议遣诸大帅分屯於内江等路各据要害以经略克拉玛依荆襄事甚悉八年。又奏言三亚上游襟带吴蜀小编。若得之进能够蹙贼而退能够保境今陷於寇所超过取者即命大将自沔鄂以趋。又命名淮西军拿授庙算戒师以出。又命司农卿沈昭远往总军饟士众素饱皆贾勇以前豫求救於虏伪兵俱来遇自身师於襄邓闲连战大破之遂复曲靖随吨七州之地军声及汝颍京洛大振先是分屯才定即议进讨而荆襄正岳武穆所当取一日下诏趋诸将入觐公既授飞以占有之画以迄事建节。又戒诸将咸使戮力捷至等级授赏其或违戾罚如军事和政治即日奏上罢太傅府故诸将得自奋励复饬飞当劳来还定以慰吾民来苏之望无得屠掠凡得州郡始奏捷止言某一个人收复平定某州不得辄言杀戮规模先定故一举而成功既班师授飞节旄及诸将授赏有差如初约也。朝廷欲行献捷之礼公谓本吾家堂奥不足言俟中原尽复大驾还汴乃可自用兵以来诸将最先受到攻击艰於号令公威信素有以服其心赏罚甚明故莫不听顺乐为公用之皆能得逞,於是虏始来议和矣。盖自上即位遣使使虏者无虑十数辈而未尝报聘及王利李永寿来命礼部军机大臣赵子画馆之初上命韩肖胄为使俾公择副以言传说副使用武臣时方艰虞不当专拘旧制遂荐胡松年副焉松年入虏论艰复辞所明辨虏为之拆。又闻豫兵屡败襄吨归於小编故才遣报使公逆料其谋随事酬应馆遇礼既甚简而邀求一切不从二使褫气去人情初以为疑至是乃安上方亲征诏公以。

攻战之得守备之宜措置之方绥怀之略公慨然上疏列四事以献无不异常利害疏奏议者伏其精识上心善之而阴有沮之者因不果行。

胜非秀不闲居录曰:靖康元年予守宋城闰十四月底虏骑既破拱州初二日遂抵郡城前一夕予梦有执盗於庭下者形质魁岸左目插矢流血被体既觉颇颇未晓报虏寇至即登城督战虏人以大车三乘装载刍膏纵火逼南门贼首被金甲仗剑往来指呼予於要地伏弩俟之果为效率邵昙者射中酋目坠马死正如所梦虏知不利乃退自是经月不近南门其後得异黾於城隍庙中山大学。若车轮高及三尺盖穹黾也。有骨尾九条甲色正黄如蜜蜡每甲刻一字可辨者八云:郭负放生千秋万岁馀不可读目光射人颈鳞如钱顾视不凡真灵物也。始置之城隍庙中郡人连日聚观予虑其惑众因言黾不良岂思水乎!投之西湖继。又雷万春庙有大赤蛇盘於香炉中累日不动时或举首人莫敢近予作文遣吏祭之切责其贼犯城(删此三字改作果有灵城将陷而)不为阴助更出异物以怖人何也。即日蛇出与贼对垒踰五个月城竟获全实神之助也。。又曰:靖康二年一月金虏伪立故相张邦昌为楚帝师回二圣北狩十二月中范讷以北宣抚赵野以北道总管翁彦国以西南经制赵子崧以宛邱太史各提勤陈为军会於襄邑邦嘉峪关以手书与之时予留守南都亦皆得一封其外用内侍省印不书名内只一幅云:国家之变可谓十分昧陋所遭亦云:奇祸。又称予坚守别都力保鸿庆宫其末叙时令云:某上予即收投书使牙系猝以状缴书於大少校府。

遗史曰:靖康元年四月朝廷遣张邦昌奉使干离不军前邦昌请朱胜非同行邦昌妻邓氏朱胜非妻之大姨子也。邦昌请胜非洲开发银行上俾胜非使於军前协商胜非疾趋之道中即日上疏论和议不可恃刦质不足信请大为现在之防。又以邦昌所下檄榜有挟虏势以胁郡县之意皆上之行将出疆有旨召还解使职出知海州胜非字藏一蔡州人捌岁丧父执丧如礼外氏欲夺其母而嫁之不从外氏强之母乃薰目断发示卒不可移胜非总角读书为文乡郎中称为远器年十四入郡庠十八升贡入太学庠年升上舍崇甯三年释褐登第累历州县官後除太学正历两任徽宗以其久於儒官恬静有守除秘书。

省校书郎兼改正御前文集渊圣即位时为右司都督尝使虏营往来计事故邦昌请其行。

HTC姓氏录曰:朱胜非字藏一大同人也。崇甯八年登进士第善属文靖康末胡直孺以直龙图阁为主人理事军应天府金人围京师领兵三千0来勤王败线被执胜非权知应天府金人来攻胜非惶惧易衣逃匿民闲惶惶会韩世忠杨进兵击破之胜非复出视事民稍中卫王开中校府於西藏张邦昌僭位致书於胜非胜非囚其使缴书於王王至济州胜非率兵来迎至建炎初除中书舍人後除翰林大学生制诰清华士人许其才学二年除太师左丞。又迁加中书长史惟诌佞阿谀迎合上意曲奉黄潜善汪伯彦备位无所建明一(Wissu)年潜善伯彦罢以胜非为宣奉大夫太守左仆射值苗传刘正彦擅废立胜非狐趋鼠拱行几位之意而已上颠覆罢为观文殿博士提举彭城府洞霄宫八年范宗尹荐之除江南西路抚慰大使兼知江州胜非聚兵於吉州以刘绍先杨勍为都精通怯江州经李成所破不敢往台州初绍先以兵屯江州数月胜非方至上卿中丞沈与求言其逗遛降授大夫分司维尔纽斯居留以绍先知江州二年吕颐浩荐之召复观文殿硕士兼侍读俄同长史江浙荆淮诸三军给事中Juan国谏止其命复为侍读俄除都尉右仆射五年丁母忧卒哭日起复惟报私恩雠略无建明尤无法听讼士民甚苦之四年金人寇淮地胜非惧乞持馀服许之服痊还观文殿高校士知黄冈数月复为提举洞霄宫秦太师不喜诬之为邦昌亲党不复用卒於连云港年六十三。

严月马里尼奥移琼州安排。

李作者初安放藤州知州周某者诱光唱和说秦相和议有讽剌者积得数篇密献於桧桧怒令臣寮言其罪故移琼州安顿。

金人逼白衣秀士王伦以官伦死金。

第一温州八年王化为迎护梓宫奉迎两宫交割地界使蓝公佐副之使於金国金国留伦不遣独以公佐依旧岁金人以伦为福建转运使伦言奉使而来非降也。坚辞不受遣使迫之亦不受金人杖其使人复令逼伦伦上吊而亡死。

华为姓氏录曰:白衣秀士王伦字正道东营人真宗宰相日之後也。有驰骋之才少游市井群小高其能大金陷京师百姓内哄渊圣登楼抚谕之伦乘乱径造御前上。

问何人能弹压伦奏牙能之上令即去弹治伦曰:臣未有官,岂会弹压因自荐其材上急取纸亲除为吏部太史(旧校云:宋史作兵部太尉)伦下楼以先备恶少数人传呼抚军来乃抚谕之土人皆定何桌以伦小人无功除命太峻奏缴其官止补修职郎建炎二年上书乞入金国迎请二帝乃加朝奉郎金国通问使金国方入寇留伦不遣温州初秦会之为相遣北人招讨都监门客通书金国求好二年虏遣伦回商谈三年闻徽宗及郑后凶问遣伦同高公绘往请梓宫及韦太后及河北州军秦相主其谋加伦端明殿不士枢密院编修文字胡铨上书言金人诈和白衣秀士王伦卖国秦太师孙近助之乞加诛戮进兵讨贼不从三年加枢密院迎护梓宫奉迎两宫交割地点使蓝公佐为副化至金见金人兀术以东东新加坡雍州宿宜宾及贵州京西归於有司伦权东京(Tokyo)留守及孟庾至伦公佐往金国独发公佐回。又留伦不遣金国以伦为安徽转运使伦曰:伦奉使而来非降也。大宋之臣岂受大金爵禄耶金人遣使来催之。又不受金人杖其使逼之伦厚赠使人金以谢之自缢而死年六十一世称其忠。

赐贡士出身头品顶戴吉林等处承公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卷二百十三修正记。

如游煠糕送韩世忠妻来取前外市从官之才者

胡直孺奉诏勤王上其书凶帅府合於仁义者行之不合於仁义者置之及五翊李永寿来人情初颇危惧议者服其精识装载刍藁。

古典艺术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评释出处

本文由betway必威亚洲官网-betway88体育发布于betway必威亚洲官网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绍兴十三年二月韩世忠封咸安郡王

关键词: betway88客户端 朝北 古典文学 之三

论图治臣闻唐太宗拨乱之主也

炎兴下帙第一百货公司十。 起湖州十二年十七月二十二日辛卯,尽其日。 论敌人强弱臣闻楚王举兵以讨於陈曰:将定...

详细>>

又或问当叟之意如何庶曰

炎兴下帙一百九。 起台州十二年5月26日丁丑,尽其日。 17日丙辰王庶卒。 王庶安放在道州以疾座诸子扶护归江州亲旧...

详细>>